【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httpS://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老婆的男人们第二卷5


  那天雷晓说帮她通过考试,还真就没忽悠她。
  这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雷晓有钱,他得充分的让那些爱钱的来给他推磨。再神圣的老师,你也要生活不是,你也不能抱着马哲活一辈子不吃饭是不是?雷晓这个人,绝对不是好人,别看他长得好看,别看那天和辛博琪睡了之后的大义凌然,别看他委屈的可怜样,你可千万别以为他是只羔羊,他就是一直披着防弹衣的狼啊!
  你先吃饭,我下车去买点东西。」雷晓摸了摸她的头,微笑着推开车门下车。
  辛博琪哪里吃得下,抱着他给她准备的早餐,心里火烧火燎,她还记着去考试,这雷晓搞什么呢?
  片刻之后雷晓回来,递给她一个书包,煞有其事的给她跨在身上,里面有笔,有本子,你考试的时候用得上。」辛博琪一愣,然后伸手去摸,包里装了满满一盒子笔,什么颜色的都有,什么样式的都有,估计雷晓把文具店都买下了,她这是去考试,只有一门,用得着这些笔?
  我知道你现在吃不下,但是少吃点,待会还要去考场呢,吃饱了有力气。」辛博琪诧异,雷晓,你确定我是要去考试,而不是要去打架吗?要那么大力气干什么?」雷晓笑着将她搂在怀里,挑了挑眉,你得帮着你同学看看,他们卷子上写的答案是不是对的。你懂我的意思吗?」你让我抄袭?!」她瞪大了眼睛,有点不可思议,就是这个妙计?
  雷晓摇摇头,纠正她,是借鉴。」
  借鉴你个头,明明就是抄袭,我就说和腾椿语一起玩的人,能有好鸟吗?辛博琪在心里暗暗鄙视着。
  兰博基尼直接开进了学校里面,他来之前已经给校长打过招呼,他认识这里的校长,姓李,曾经是他父亲的下属,所以雷晓才能堂而皇之,将车开进去,他是开看李叔叔的,顺便送椿语的老婆来考试,瞧瞧这人,理由找的多好。
  车子直接去了考场,在教学楼外一个角落停下来,辛博琪推门就要下车,雷晓拉住她,就这么走了?」我要去考试,不跟你多说了!」雷晓依然没有放手,都跟你说了,保证你通过。你亲我一下再走。」我要说过不了呢?!」辛博琪几乎是在咬牙切齿了,她真的赶时间啊!她不想再被那个公共关系学的老太太笑话了。
  雷晓呵呵笑着。过不了的话,我让你亲回来就是了。」无赖!」辛博琪嘀咕了一句,飞快的在他唇上吻了一下。雷晓也松了手,毕竟她真的急了。
  考试是九点半开始,考生要提前五分钟进场,还有五分钟,他还来得及。
  要他真的给辛博琪弄答案出来,也不是不行,可现在时间来不及,他只好让监考对她关照一点,当然钱是必不可少的,监考老师也不傻,不拿得罪人,拿了大家都开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后到了考场,监考老师又把辛博琪的座位换了,给她调到了几个成绩好的人旁边。
  雷晓在窗外远远的看着,剩下的可就看你的了。
  别说,辛博琪还真的没有辜负雷晓,作弊这种事,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她的那个脖子,恨不得变成伸缩的,她的那双眼睛,恨不得长在别人卷子上。
  辛博琪的头来回扭动着,她还在奇怪,今儿这个监考老师,怎么就跟没戴眼镜出来一样啊?根本不管她,既然你们不管,那她就撒欢的抄。
  哎呦!」要么说,人不能太得意,辛博琪的脖子扭了,嘎嘣一声,她疼得都不敢动了,托着自己的脑袋,她疼,真疼啊,她娇气,从小就怕疼,这会儿眼泪都要下来了。
  雷晓在外面当然看见了,他是又心疼又好笑的,哪有人抄卷子,抄到扭伤脖子的?这说出去谁相信啊?他也太敬业了吧!
  辛博琪这下动也不能动,一动就疼,她还怎么抄,凭着感觉在卷子上写吧,好在没有剩下很多了。
  时间还早,雷晓还真就去见了就李校长,这人猴精,做事儿向来滴水不漏。
  李叔叔,近来可好啊?」雷晓敲了敲门。
  李校长一见是雷晓来了,连忙起身,笑脸相迎,好像他看见的不是雷晓,而是财神爷一样。
  好,很好,您惦记了!您父亲还好吧?」瞧瞧,这可用的是您,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和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说您,瞧出来多重视了吧。其实看得,还不是雷晓他爸的面子。
  雷晓笑了笑,家父很好,一直很挂念叔叔呢,有空去家里坐坐。」李校长点头哈腰,一定一定,哎呀,我也是非常想念您父亲啊,怕叨扰了,所以一直没去,有您这句话,我立刻就去,立刻就去。」李校长当年就在雷晓父亲的手下做过一个小职位,后来雷晓他爹觉得这人还不错,就给推荐了一下,这不没多久给调到这里当校长了。别以为他这职务小,你得知道,能读这所学校的,非富即贵,他的好处能少吗?


  雷晓又和他闲聊了一会儿,看了看时间,也该考完了,就起身告辞。
  他来的巧,正巧考生都向外走,他也没忙,就在角落里等着,看着这人群里有没有琪琪,kekepa.com他也需要避嫌,毕竟这学校里,认识他的人是不少。高干子弟,那个圈子也就那么大,谁不准就认识谁了,他小心点是好的。毕竟咱是个偷情不是。
  人都走光了,他也没看见辛博琪,进考场一看,她还坐在那里发呆呢。雷晓走了过去,这才看见,她脸上两行清泪,咬着唇,秀眉微微皱着,我见犹怜,他的心一下之着了魔。蹲下身子来,和她平视,怎么了?瞧瞧,哭的跟个泪人儿一样,不知道我心疼啊?」他可不是矫情,心里还真就隐隐作痛,他见不得她哭,这感觉,是越来越奇妙了,原本他只是惦记着这个可人儿,可自从昨晚,他在尝试了三种不同的做爱方式之后,对她除了惦记,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感,总之,他心疼她。
  辛博琪歪着脖子,听见雷晓关心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疼,我疼啊!
  雷晓,我脖子扭了,我丢人丢大了。」
  雷晓抱着她,尽量避免触碰她的脖子,轻轻地抚摸她的背,哄着,没有,没丢人,琪琪怎么会丢人呢。」真的,是真的啊,我都听见监考老师笑了呢!雷晓,我这次丢人丢大了,你说我这个脖子,咋就这么不争气呢?还有啊,我的卷子,没抄完,我这次是不是不能毕业了?」她忍着痛,微微的抬头看他,一双明眸水润。
  雷晓在他的唇上一吻,乖,大不了我让他们给你改成绩,一定让你毕业,一定能通过,好不好?」辛晓琪瞪大了眼睛看他,也不哭了,怒视着,你能帮我改考试分数,为什么让我抄袭?雷晓,你耍我呢?!」脖子疼吗?」他柔声问道。
  疼!」她可怜巴巴的说着。
  去看医生。」
  哦。」
  雷晓成功的引开了她的注意力,抱着她上车。
  其实,雷晓也知道,她的脖子没多大事,可你看见她哭,心里还能不着急吗?
  西医中医都看了,西医说拍片儿,然后带上颈圈给固定住,中医说针灸,喝汤药。
  愣是忙活了一整天,可她还疼,雷晓心里越来越急。
  最后还是信了中医,人是姚夏推荐的。医生是一个花甲之年的老头,行医多年,去治骨头,他在辛博琪脖子上喷了口酒,手上一个巧劲儿,咔嚓一下就把她脖子扭伤错位的部分给正了过来,开了一些药,叮嘱早晚一次。
  药可不是中药,花花绿绿的药品,都带着糖衣,辛博琪怕苦,你给她又黑又浓的中药,她干脆不治病了。
  脖子是没那么疼了,雷晓又带着她去吃饭,这回辛博琪是打死都不去浮华吃饭了,随便找了家私房菜,她真的是饿了,一点吃相都没,只顾着填肚子,雷晓吃得很慢,几乎就是看着她吃,偶尔给她夹菜。她爱吃鱼,他就挑了刺,放进她嘴里,起初辛博琪不肯吃,不肯用他的筷子吃饭,雷晓笑呵呵的看着她,要不要我用嘴巴喂你。」辛博琪一听,连忙吃了起来,她倒不是害羞,只是她还嫌弃他咧,口水她受不了,清醒的的时候,就特别的注意这些个有些没得。
  真乖。」雷晓笑着喂她吃东西,又掐了掐她的脸蛋。
  辛博琪干笑了几声,继续埋头吃饭。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辛博琪拿起电话一看,心差点从嗓子眼蹦出来,kekepa.com雷晓看了看她的表情,凑过来看了看,来电显示是腾椿语。
  怎么办?是腾椿语啊!雷晓,怎么办?」她握着电话,仿佛握着的是个定时炸弹,恨不得立刻就扔掉。
  雷晓呵呵的笑着,你接啊,怕什么呢?」
  对啊!我怕什么。难道做贼心虚了?才不是呢,谁做贼了,谁心虚了?思及此,辛博琪清了清喉咙,接通了电话,有点大义凌然的意味。


上一撸:御美逍遥19-20章



下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