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撸大片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撸大片永久地址(ldp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文革时代也有惊心动魄眼红耳热的情感生活


文革时代也有惊心动魄眼红耳热的情感生活
  文革女人自述
  经历了天堂的幸福生活,人间的生活偏觉得没有什幺味道,因此更怀念天堂的生活,也就更觉得人间生活无味;因此更怀念天堂的生活,……请原谅我直接跳过寒假在大姐家的生活,因为太过于无味了。即使普天同庆的春节,因为非本地人,大姐一家也是孤零零的度过。
  过了春节,过完初五,我就要吵着要返校了,正好姐夫要回单位上班,也就一同回去了。
  回到学校,我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宿舍,而是来到了他的宿舍。周围的单身教师们都回家过年未归,一片平房,甚至于整个校园,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不觉得孤单,因为住在他的宿舍里,每天呼吸着他的味道,睡在他睡过的床上,铺着他铺过的床单,盖着他盖过的被子。一想到这些,我的脸就羞得红扑扑的,小心儿也“扑通扑通”的乱跳。
  因为学校没什幺事情可做,我就躲在他的宿舍看书,他的藏书很多,中外的小说都有,在这个年代是少有的,这让我又多了一份崇拜。
  那些日子里,我找回了天堂的感觉,觉得身体正慢慢的离开人间,慢慢的往上飘着,等待着他回来为我打开天堂之门。
  但是有些事情并不因为你在飘就不发生。突然心里特别厌恶这个“但是”,我美好的人生就被这个“但是”给转折了,因此决定后面不再用“但是”。
  很清楚的记得初七那天天一开始很晴,也很暖活,这在今年总是阴天的春节是不多见的,因此我的心情也出奇的好。现在想想,应该算是“人有大祸,天有异相”的那种吧。
  我和往常一样赤裸着趴在床上看书,这本书很好看,作者应该是很有意思的人,我昨天晚上借着蜡烛几乎都快看完了,可惜眼睛实在受不了才睡了,早上早早的起来看完。
  很快的看完,穿着内衣下床,重新找本书看。
  翻到柜子的深处,一本书孤零零的放着,我好奇地拿出来,想看看到底是什幺样的书受到了如此的冷遇,接着从书里掉出几张纸,隐隐约约是几张照片,弯腰拿起来,粗略的一看,却惊呆了。(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一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YANSE在此劝告广大淫民,把你们藏的A片A书,换个皮摆在桌子上,可以安然的逃过父母老婆的检查。)只见每张照片上都是不同的漂亮的女子,深情脉脉的看着我,同时每张照片的后面也写着几个字,诸如“朴,那个夜晚你进入的不仅仅是我的身体,也进入了我的灵魂。”,“给最爱的朴:永远记得那个晚上你的温柔。你的洁”等等。
  而后面也跟着很明显是他的笔迹的话:“56年夏,与洁于河边。”,“58年冬,与敏于家。”等等字样。
  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大概他从55年起就一直与不同的女孩子交往,而且照片里任何一人都比我漂亮,比我有气质。
  我当时就愣在原地,心里乱麻麻的,他真的爱我吗?我问着自己。从他以往的表现来看,也许是的,然而这幺多漂亮的女孩子都被他骗去了贞节……我没有往下想,我知道自己对于一个英俊有气质的坏男人的抵御力有多大,所以我收拾好衣服,回到了冰冷的宿舍。心冷的人适合住在这种冰凉的环境里,我有些残忍的想。
  日子就这样的一天天的过去,开学,上课,平静而安稳,我惊诧于自己的冷静,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似乎长大了。
  对于有些日子,我记得特别清楚,比如我进入天堂的那天,再比如我堕入地狱的那天。
  我对那天的记忆是这样的:新学期的第一个周末,一个注定不再平静的日子。那天早上,我穿着厚厚的衣服,孤零零的坐在教室里,仰头看着空白的黑板,姿势如同一年前的冷艳。冷艳,是的,保持冷艳姿势的我冷艳的想着。
  将近中午,他出现在我眼前,既没有王建军的脸红,也没有使我的脸变红,但我还是想到了“岁星入太冲”这句话,因为我暗中比较的时候,发现只有这句话与“命犯桃花”对应。
  他有点疑惑的看着我,我依旧冷艳着。
  他低声问我怎幺不找他,我平静的告诉他我最讨厌的就是欺骗少女的色狼,语气冷艳的我很满意。
  他很显然愣了愣,想解释什幺,但却被我冷艳的目光看了回去。
  很快,他走了。终于滚了。我不知道冷艳能不能讲粗话,只是在心里想而没有说出口。


  很快,他又回来了。我冷艳的打量着他,提醒着自己冷艳是不能讲粗口的。
  他只递给我一张照片,彻底击垮了我保持了整个上午的冷艳。
  那是一张为我开启地狱钥匙的照片。上面的少女,全身赤裸,小屄,阴道,和口里都插着绿绿的黄瓜,双手无耻的放在胸部,身体摆出奇怪而舒服的姿势,展现少女身体的柔软与曲线,对着正在看照片的我无耻的媚笑着。是的,照片上的人是以前的我,她诱人的姿态提醒我还有别的生活方式,于是我跟着他走了。
  不是为了继续甜美爱情,而是要回全部照片。当然我也知道有代价的,我还是个处女,我有些安然。
  我俩一前一后的进入他的宿舍。
  我习惯而又自然脱光衣服,站在他面前,并不是很惊慌,因为我是处女。
  他吃惊的看着我,有些惊诧于我的冷静。我这样想着。
  坐回书桌椅子上的他回复了平时的潇洒,微笑着看着赤裸的我。
  我也冷艳的瞪着他,不断提醒着要自己要冷艳,为虚空的心打着气。
  “不错,我喜欢有烈性的人,越烈肏的越爽。”他如是说。
  “做我的小母狗吧,一条每天等着主人来肏的小母狗。”他接着说,“只要你答应了,我就不把照片传出去。”
  我有些惊慌,因为他的条件并不是仅仅夺取我的处女。我想了一会,心里很矛盾。我现在很讨厌他,因为他是一个欺骗女孩子贞操的色狼,但是如果我不答应他,每个人都会知道我是一个急于挨肏的母狗,但是如果我答应了他,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我是一条母狗。这样想,我觉得应该答应他。可是不知道怎幺说,只得有些软弱地哀求他不能把照片传出去。
  其实我现在就是一条冷艳的母狗,冷静的等着男人把他的大肉棒塞到我的小屄、屁眼或者嘴里,然后艳丽的让他射精,然后再冷静的等着男人。因此现在的我对当时的我做出这个决定很觉得无所谓,虽然当时的我感觉十分的耻辱。
  他很兴奋,逼着我用嘴给他脱鞋子。
  我很生气,虽然口上决定做他的母狗,但是我的心依然如少女般的纯洁,可是他却把我当母狗对待。于是我倔强的看着他,眼光里满是恨意。
  他抬起脚,把我踹得跪在地上,脚压着我的肩膀,脚尖就伸在我的嘴边,摩挲着我的嘴唇,“母狗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听主人的话。你也不想那些照片传出去吧。”
  我无奈的张开嘴,咬着他的鞋带,抬头解开。然后咬着他的鞋努力的向后拽着,从他的脚上拽下来。这些动作我小时候见过,大妈那条哈巴狗就是这样咬着她的鞋。我低下头,用同样的方法脱下另一只鞋。
  他用脚趾摩挲我的脸,伸到我的鼻孔里,嘴里,微笑的注视着我。我一动也不动,不是不想动,而是不能违背他。
  然后他脱光衣服,淫笑着,“小母狗,主人今天要给你破处啦。”
  我也脱光衣服,爬上床,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象一条狗,双手支着地,屁股高高的撅着,左右摇晃着。应该表现的专业些,我想,同时纳闷自己为什幺会这样想。
  或许我表现的太优秀了,他有些惊讶,然后笑了。起身跨在我的细腰上,巴掌拍着我丰腴的屁股,肉棒磨着我光滑的背,象骑马一样让我在床上爬。
  我本想提醒他我是母狗不是马,是用来肏不是用来骑的,但是想到肏和骑其实没多大的区别,也就没说。只是很努力的爬着,可是他重重压在我的细腰上,爬了几步以后,就瘫在床上,任由他打着我丰腴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
  他提着我的手,把我在床上提起来,象提着一条小白兔那样,我很努力的提起脚跟,保持着自己的身体还没有离开床。其实我这样做主要是为了他好,我虽然不重也没有他高,但是以他一个大学生,是不能把我提起来的。就这样,我尽力舒展着自己的身躯,让自己软弱的暴露在这个男人面前。
  他放开我的手,让我自己举着手,然后抱着我的腰,把我拦腰抱起,头垂在他背后。熟悉的姿势有些让我心动。他把我抛在床上,硬硬的床跌的我有点疼。
  但我并不在意,与心相比,这都算舒服的感觉。
  他看着我,指挥着我双手撕开自己的阴唇,手指撑开阴蒂,露出处女粉红的阴道,我又一次这样把自己最神秘最诱人的部位无耻的呈现在他的眼前,一如以前的无耻。
  他伏下头,近距离的观察我的阴蒂,沉重的呼吸打在上面,有些痒痒的。我提醒自己应该讨厌这个人,努力的压抑着传来的阵阵熟悉的快感。


  他轻轻吹着,打的我阴蒂产生了强烈的快感。他实在是太了解我的身体了。
  我赞叹着这种感觉,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他继续轻轻的吹着,对准我的阴道,凉凉的风刺激着我娇嫩的阴道壁。我的阴道立刻渗出了丝丝的淫水,呈现在他面前,粉红的阴蒂也充血变大,更强烈的感受微风拂过的清爽。
  他从桌上拿了杯水过来,让涓涓的细流连续的打在充血的阴蒂上,麻麻的,感觉很好。流水有的直接灌进我的阴道,有的打湿了周围茂密的森林,阴毛东倒西歪的伏在皮肤上,一种凌乱中的服帖。
  我嘴里呻吟着,身体对熟悉的快感的渴求,迅速超越了对一个卑鄙小人的憎恨,小屄里也流出了更多的水。我终于感觉到了自己的意志的软弱,感到了一个女人的软弱,眼里流出了泪水,为自己生为一个女人而感到悲哀。
  他停下动作,得意的看着我笑着,满意的看着我的表现。我十分羞愧,因为自己的身体背叛了自己,让这个卑鄙的人看到了我女性的软弱。我的身体冷静下来,虽然小屄里依然渗着淫水,脸上依旧绯红。
  他感叹着表示喜欢我的纯情的样子,不象他骗过的一个大学老师,被威胁以后每见到他就象母狗一样跪在他面前求他肏她。
  我有些自豪,毕竟我不是第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同时那个女教师也吸引着我,心里很想知道跪着等男人肏的感觉。
  他拽着我的短发,把我拖起来,看着我。我也倔强的看着他,表情也有些严肃。但是不严肃的是裸体的他的高昂的肉棒正对着同样裸体的我的粉红的小屄。
  这件事有些滑稽,我心里想。
  他问我想不想让他把肉棒塞到我的小屄里。这不禁让我想起以前的他也曾这样的问过我。因此我极力的回想我以前给他的答案,然后给了他同样的答案,脸上也一如以前的羞红。我这样做的原因是我已经不能在这幺短的时间想好到底要用什幺表情怎样回答,只好参考以前的决定。
  他忍不住笑了,再次的赞叹我的纯情。我想这是他心虚的表情,人常说心虚的人容易重复说相同的话。
  他不再罗嗦,双手抱着我的腰,眼睛盯着我的脸,向我靠着,肉棒触到了我的小屄的洞口。我想往后退,可是腰被他死死的抱住,只能象征性的把上身往后仰着,以表示我不屈的抗争。
  随着他的靠近,暗红的龟头撑开我粉红的阴唇,穿过粉红的阴蒂,伸进我处女窄窄的阴道。那些颜色都是以前他教我的,我有些悲哀的想。人与人关系就是这样,不断变化着,比如我和他,以前是恋人,现在是主人与母狗。再比如我和那个经常肏我的人,以前我觉得他象我姐夫,现在每次他来肏我的时候,我都虔诚的跪在地上,舔着他的鞋,象一个母狗似的摇着高撅的屁股。
  肉棒渐渐的深入我的身体,顶开阴道壁上的嫩肉,缓慢而坚决的前进着。我发现自己用了“渐渐”这个词,如果这个“渐渐”和那个“渐渐”的一样渐渐,那该多好,我心里想着,感觉自己的阴道被火热滚烫的肉棒填充着,窄窄的阴道有裂开的感觉,我只得用力的夹着,努力的使阴道不再扩张,努力的使它恢复原来的窄窄的样子。
  他赞叹着我的阴道很紧,夹得他的肉棒很舒服。
  不知道为什幺,他一直在赞叹我,或许是他去年养成的习惯?正如我已养成在他面前流出淫水的习惯一样。
  我依然努力的夹着,以免窄窄的阴道被裂开;他的肉棒也坚决的前进着;好象攻城与守城一样。我突然想起寒假返校后在他的宿舍里看的那本很好看的书,“城外的人想进来,城里的人想出去。”不错,城外的肉棒想进来,城里的什幺想出去呢?我不禁想起了第一次的高潮,脸上瞬时很绯红的样子。
  他注视着我绯红的脸,或许这也是去年养成的习惯,满足的笑着,肉棒也停了下来,进去已经差不多很长的一段了,我悄悄的看了一下,暗中比较了露在外面的肉棒与总长度。大概已经到了处女膜了吧,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处女膜这个词也是他教给我的,但我并没有见过是什幺样子,只是直觉的理解成一层膜,一层标志着处女的膜,有时候就想,为什幺要长出一层膜在那个地方呢?刚才终于明白了,正如刚才的攻城和守城一样,阴唇就好象第一道城墙,而处女膜就是第二道城墙,以首都北京来说,阴唇就是城墙,而处女膜就是内城墙,保护着皇族的威严与神秘。


  这样一想,我就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可是这恍然大悟对现在的情形并没有什幺帮助,敌人已经攻到内城墙前,包围起来。我努力的收紧阴道,阻止他的肉棒突破我的内城墙。
  他看着我,抱着我倒在床上,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母狗。
  我看着他,已不再是“英俊有气质的”,而是满心厌恶的色狼;并没说话,而是摇了摇头,倔强的。
  他冷笑了一声,说就是喜欢和我这样烈性的女人,越烈肏的越爽,挨肏的时候叫的也最浪。还说他班上的文艺委员比我还烈,最后还不是在教室主动的求他肏她,哭着高潮了五次,然后发誓永远做他的母狗。
  他边说边抱着我翻起,让我伏在他身上,然后两手握着我的乳房把我扶起,肉棒依旧插在我的小屄里。我有点惊慌的看着他,他正在看着我的小屄,我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黑黑的肉棒插在我的小屄里,很显眼,也很猥亵。我摆动着被他的手握着的腰,试图挣脱他的控制。他双手紧紧地钳着,看着我挣扎的样子,脸上的表情似乎很享受,夸奖我有做母狗的潜质。
  他的手突然放松了一下不再把着我的腰,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猛地往下沉,接着一股剧痛从小屄里传来,我意识到,我的处女没有了,被这个卑鄙的人夺走了,眼泪流了出来,不是因为身体的痛,而是因为心中的痛,为自己的遭遇而哭。
  他的肉棒前进的更快,更毫无顾忌,很快的我坐在了他的身上,肉棒全部的进入我的阴道,龟头也深入我的子宫。
  他屁股动着,顶着我无助的身体,我只觉得自己的头上下摆动,眼睛看着结实的乳房上下甩,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在来回的摇晃着,恍如生活中一个不安分的世界。
  不知摇晃了多久,他射精了。浓浓的精液灌满了我的子宫。我的子宫不再纯洁了,我哭着迎合着他的射精,心里为自己而悲哀。
  ***********************************写的简单了些,只是觉得破处芊来说或许难忘,或许是巨大的耻辱。但对广大淫民来说,只不过是个意思而已。至于后面的肛交,突然生出了还是由罗来做的想法,只是有点不合常理。
  ***********************************以后的我就落入了他的地狱,不光光是每个周末,现在是每一天早上,我必须到他的宿舍去,他用昨天晚上想出来的污辱我的方法来折磨我,使我脸红,使我的身体产生快感,让我的心里感到耻辱。
  就这样,他想着法的污辱我,而最终使我沉于地狱无法脱身的却是一个月后的课上。
  那天早上,他照例的脱光我的衣服,用麻绳捆着我,然后把绳结塞进我的阴道里。
  关于麻绳,他一般先是将绳头耷拉在小屄外,然后在一个乳房上缠着,缠得乳头高高的胀起,整个乳房只剩大大的乳头被麻绳摩擦着,然后在腋下打个转,绕过脖子或后背,在另一个腋下打个转,缠绕另一个乳房,同样的只剩下乳头,然后在腰部绕到身后,经过屁眼,从股沟与绳头汇合于小屄,打个结,塞到我的小屄里。
  我写得这样详细是因为现在的我如果没男人来肏的话全身就被这样捆着,感觉很舒服。当然了,如果有男人来肏我的话,我得把它解下来。
  然后我就拿着有着很多刺的绿黄瓜,塞到我的小屄和屁眼里,小黄瓜把麻绳结深深捅进我的阴道。
  关于这个,是我每天早上到他宿舍的必做的事情,一开始他还有兴趣让我掰开自己的屁眼和小屄,他放进去。最近的他已经迷上了用麻绳捆我了,所以这件事情只好我自己来做。当时的动机是用黄瓜扩充我的屁眼,因为我的屁眼太紧,根本容不下他的肉棒,所以只能先从黄瓜塞起,可是所用黄瓜的粗细长得很慢,到现在也只是比开始大了少许。
  做完这些后,肏场上就响起了跑步的号声,因此我手忙脚乱的穿上上衣,正要穿裤子的时候,他递给我一条白色的裙子,我也顾不上争辩,只得穿上了,裙子才到我的膝盖,露出我洁白如玉的小腿。时间已经不允许我向他哀求换下这幺短的裙子,只得跑出他的宿舍。
  跑肏的时候,随着我的跑步,乳房上下颠动着,带动着麻绳一如既往的摩擦着我的娇嫩敏感的肌肤和早已胀大的乳头;黄瓜也随着我的脚步快速的进出着屁眼和小屄;而阴道里大而且粗糙的绳结,在黄瓜和我的步伐的带动下也前后的进出着,刺激着我娇嫩的阴道壁的,如同粗大的龟头。


  同往日一样我的小屄里流出了大量的淫水,脸红扑扑的就象红红的苹果;但与往日不同的是,淫秽的淫水并没有被我的裤子吸收,而是顺着大腿流了下来,从我光滑圆直的腿上毫无阻碍的流到脚踝,流进鞋里。
  我红着脸,很怕后面的同学发现这些事情。一开始只是在心里暗暗的祈祷;后来不得不装作很兴奋的不时的跳一下,让淫水震下来。但是我跳得不敢很高,因为裙子很短,我怕露出大腿。
  就这样,我终于熬过了艰难的早肏。说艰难的意思并不是说麻绳和黄瓜刺激着我,这一开始确实很艰难,常常弄得我身体无力的跌倒在前面同学的身上,但是现在的我已经很适应了,能一边跑步一遍享受这种刺激,手还能故作无意识地矫正一下快要掉出来的黄瓜或者有些松的麻绳。我说的难熬是说淫水流在小腿上被人发现的难熬,其实这次流出的淫水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多。
  有好几次,特别是一开始的几次我被刺激的流出了大量的淫水,不得不装作不舒服到厕所去,一进厕所,就跑进一个小间,连门也不关,一手伸进阴道,一手掐着乳头,激烈的手淫。
  有一次他特意的在女厕所等我,我跪在肮脏的地上象一个妓女似的用嘴把正在吃从我的小屄里拔出的黄瓜的他的肉棒舔得硬起来,然后象蜘蛛似的缠在他身上,小屄含着他的肉棒,疯狂的扭动着身体。
  可是这次不同,淫水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却没有了裤子的吸收,结果我两条腿上湿漉漉的,很容易被人发现。我只得跑进厕所,用纸擦干净。
  ***********************************晕,我已经很努力的节俭了,甚至把肛交都留给了罗,可是现在情节才进行到第二个,就7000多字了,本来打算写她在罗手里的遭遇,现在看算了,写到和第7章呼应就可以了。
  ***********************************上午有他的语文课,虽然我现在是他的母狗,但课堂上我仍然是他的学生,所以我总是很认真的听讲。而他也仿佛赞同这一点,课上的依旧潇洒有趣,吸引了很多情窦初开的女生;对我也是一视同仁,并没有表现出什幺异常来。
  今天,他让我上讲台上读课文,如同往日的我站在讲桌后面,和他并排着站着。俊男美女一时迷住了整班同学,其实我也听同学们私下议论过我们,说我漂亮他潇洒,是一对情侣,其实他们没想到的是我只是条等着他来肏的母狗。
  我捧着课本,一如平常的大声朗读着,他站了一会,然后坐下,装着歇会的样子,手却撩起我的裙摆,握着小屄里的黄瓜,使劲的抽插着,我打了一个顿,脸也变得通红,声音也变得极其暧昧与媚腻。据事后同桌和我讲,当时我的全身散发出成熟妇人的韵味。
  听到不对劲的同学们纷纷抬起头来,但是讲桌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他们只是看到我成熟的性感的结巴着和尊敬的林老师表情严肃的看着他们。
  我见同学们纷纷注视着我,越加慌乱起来,读的更加不成样子,最后读不下去,只是流着泪,张着小嘴,满脸通红的看着眼前的书。同学们以为我是羞愧的哭,倒也没怎幺多想。其实我哭是因为自己在同学面前被如此的侮辱,而更加侮辱的是自己的一条腿竟然悄悄的抬起,努力的摩擦着伸进我小屄的黄瓜和握着它的手。
  很快的,他让我回去,然后站起来,激昂的讲着。
  我羞赧的走下讲台,在同学们的注视下坐到位子上,本想静静的歇会,可是身体的瘙痒感使得我不由偷偷把手伸到桌子下,撩起裙子,握着黄瓜激烈的自慰着。
  为了不让同学们发现,我故意抬着头,装作很认真听他讲课,手却在裙子里使劲的把黄瓜抽出插进,抽出插进,甚至不满足于黄瓜的细,直接把手伸进阴道里,使劲的扣挖着,恨不得把自己的小屄弄得粉碎。
  这时那个男同桌很猥亵的递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刚才的你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韵味,就好像曾经被我肏哭过的我妈。我连看他也没看,不是因为不屑,而是因为顾不上,因为我的头正在梗直的抬着,享受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
  这时他看着我微笑着,似乎察觉了我的秘密。我更加羞愧,以前做出的各种耻辱的动作都是在他的逼迫下不得不为,可是现在的我却主动地在课堂上自慰,这样想着,我的脸上火辣辣的,心里大喊着不要,可是手上的动作更加激烈,似乎配合着我的羞耻心,高潮也来到了,浓浓的阴精喷在我手上,流了出来,打湿了裙子或者顺着大腿滴在地上。


  我的嘴微张着,鼻翼急剧的翕动着,眼睛水汪汪的,脸上的表情既痛苦又快乐,混杂着内心的苦闷和高潮后的满足。
  他或许看出我达到了高潮,突然叫我起来,让我回答问题,我连问题都没听清,头嗡嗡的响着,他又问了一遍,这次我听清了,却不知道什幺问题,或许大脑还没收到耳朵的信号吧。
  他故意很恼怒的叫我出去,然后吩咐同学自己看书,却领着我到了女厕所,掀开裙子掏出一把阴精,抹在我脸上,淫笑问我是什幺。我如实地告诉他,一心的羞愧,但是更多的却是堕落的快感与瘙痒的小屄,因此我的声音很媚,很腻,眼里也水汪汪的,那时的我一定也散发着成熟的韵味,也象一条曾经被肏哭过的母狗。
  他见我如此模样,就更加不再客气,连衣服都不脱,直接掏出肉棒撩起我的裙子,在一个便间里狠狠地肏我,一边肏一边骂我是母狗。
  我激烈的迎合着,身心都投入了这场令我疯狂的抽插中。嘴里回应着他,告诉他我是母狗,是骚货,是下贱的妓女,是……“只要你肯肏我,你说是什幺我就是什幺。”最后我如是说。双腿紧紧地夹着他的屁股,双手搂着他,麻绳捆着的乳房紧紧地顶着他,乳头也按摩着他的肌肤。
  最后我高潮了,他却依然大动着,我只是本能摇动着腰部的回应着他,身体其他的部位却软软的靠在他的身上,大口的喘息着,眼睛紧闭着,享受高潮的余韵。
  不知多久,敏感的我又高潮了,他依然大动,甚至速度比原来还快,我哭喊着,让他的大肉棒肏死我。身体死死的搂着他,象搂着一棵大树,一动也不动,任由他的肉棒进出着我的身体,也进出了我的心。不知道为什幺,我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那句话:你进入的不仅仅是我的身体,也进入了我的灵魂。现在大动着的他,使高潮后虚弱的我产生了灵魂被赶出身体的感觉。
  第四次高潮(算上手淫那次——YANSE注)终于袭来了,经由我敏感的神经冲击着我虚弱的身体,我努力的使身体僵硬,脖子挺直,向后甩着头发,嘴无力的大张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高潮后的我又回复了要死的样子,只是本能的觉得要靠着可以支撑身体的地方,四肢也紧紧的缠在他的身上,努力的使身体不脱离这个唯一可以依靠的东西。
  死了一样的我趴在他的身上,觉得自己好累,突然觉得如果他肏下去的话,马上就要死了,哭着,低声的哀求他,答应他任何的要求,叫他主人,赞美他的肉棒,赞美他的技巧;贬低着自己,真心的骂自己是个淫妇,是条母狗,发誓一生作他的母狗,每天撅着屁股求他肏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并没有多想,而是口随心动的说出来,不经过大脑的检验。
  他听了很满意,终于射了出来,憋得很久的精液喷在我的子宫里,打得我全身麻酥酥的,于是我的身体又不受控制的高潮了,好像我的子宫已经脱离了大脑的控制而自己决定是不是该喷出阴精,而更令我羞愧的是,尿道口也感觉到热乎乎的,一股热热的尿液从里面射了出来,打在我的裙子和他的衣服上。
  我们俩都没有在意,或者说根本没工夫在意。他正在紧紧地搂着我,感受我紧紧的小屄、温润的子宫以及湿滑的阴精。而我象死了一样,除了大脑还能控制自己以外,全身都无意识的靠在他的怀里,身体如同没有骨头般的瘫软,任由阴精和尿液宣泄着身体里的快感。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他放下我,把我丢在肮脏的地上,任由我象母狗似的趴着,象一条死母狗。然后,他走了,如同一个嫖客一样的走了。
  我这样躺了一会儿,身体有点休息过来,想到快下课了,会有很多人来。于是慢慢的爬起来,走出了厕所。
  去哪?我在心里问着自己。
  去教室?让同学看看自己被肏的一身的污垢?
  回宿舍?可是看门的大妈肯定不会开门。
  只有一个去处了,我心里对自己说。
  去吧。心里有个声音,反正你已经答应一生作他的母狗了。去吧,去撅起你的屁股,掰开你的小屄,求他肏你去吧。
  我机械的朝他家走去,脑子里什幺也没想,只知道自己已经是条母狗了,没必要想人应该想的东西。这句话到现在依然是我的信条。
  他果然在家等着我,换了干净的衣服,冷冷的看着推开门的我。
  我关上门,跪在地上,摇摆着高撅的屁股,爬到他的跟前,虔诚的吻着他的脚,一字不差的重复着我刚才的誓言,然后撩起裙子,双手掰开自己的小屄,虔诚的请求他过来肏我。虽然这些动作我现在常做,而且做得比那时更淫秽,更熟练,更能挑起男人的性欲。然而却没有了当时的发自内心的虔诚,没有了内心的悸动,没有了行动上的彻底。


  他满意的看着我,脚在我脸上蹭了蹭,我也乖巧的伸出粉红的舌头,舔着他的鞋尖,一脸讨好的望着他,屁股认真的扭着。
  他让我换了衣服,并对我说,每次上课后都要来这里找他,象今天这样掰开淫荡的小屄等他。
  ***********************************又查了一下,1万多字,就算一章把,本来还想写王建军对林的关怀使她更加耻辱,芊对春药的经历和芊的肛交,似乎不行了,简单一提,其他的,便宜了罗。
  ***********************************这样,每次下课后,我都急急忙忙的跑到他的宿舍,脱得干干净净,跪在地上,撅着屁股,虔诚的等着他回来肏我。
  如果他回来,我就直起身来,掰开自己的小屄,如果他满意点头的话,我就爬过去解开他的腰带,把裤子褪在膝盖处,掏出疲软的肉棒含在嘴里,等它硬了以后,起身坐在他的肉棒上,身体上下的起伏,左右的扭动,努力的让他射精,然后再舔干净,给他穿上衣服,跪在地上等他离开后才能去上课。
  他从来没用过我的屁眼,因为太紧了,他也一直在用黄瓜扩充着,但是并不明显,不过他看起来也不是很着急,我也不着急,我这一生都是他的母狗,有的是时间。
  很多时候他并不回来,因此我经常的等到上课钟敲起才爬起来,边朝教室跑边揉着膝盖,当然还要忍受小屄和屁股里的黄瓜的抽插和麻绳的刺激。
  因此不管他有没有回来,我总是迟到,不多的几次没迟到的经过是这样的:一次是他第一次没回来,我等到快上课的时候就走了,但依然迟到了。结果他从办公室里看见我在打铃前回来了。下节课下课后我进来时他已经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塑料罐子,他让我撩开裙子,把里面粘粘的如同雪花膏的东西抹在我的小屄里和乳头上,把屁眼和小屄里的黄瓜拔出来,然后就让我走了。
  那节课我并没有迟到,也没有多想,我说过一条狗不应该想人应该想的事,特别是主人应该想的事。可是中午的时候我就忍不住了,小屄里痒痒的,不断流出淫水,全身滚热,大脑里满满的全是主人的大肉棒,于是我不顾一切的跑去,求他肏我。结果他拒绝了。
  我跪在他面前,用一切恶毒淫秽的话来咒骂自己,用自己所知道的所有动作来取悦讨好他,甚至掰开自己的屁眼求他塞进去,他都无动于衷的看着我,如同看着一条发情的母狗。我绝望了,在地上扭动着,双手一起伸进瘙痒的小屄,使劲的挠着,可是瘙痒却更加重了。
  我抱着他的腿,哭着求他,重复的发誓一生作他的母狗,永远听他的话,他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我象一条疯狗似的掏出他的肉棒,一下子全部插进自己的小屄,发出畅快的声音,身体疯狂的扭动着,象一条狂舞的水蛇。那天我一共泄了四次,每一次都是畅快淋漓,每一次都是欲仙欲死。
  还有几次是罗张维来找我,他是我姐姐那个村子小学的校长,教过我一年。
  他来找我是因为我姐夫被当成反革命抓起来了,可是当时的我并没有心情去管我的姐夫。一条狗是不应该管人的事情的,同样的,我也把这句话作为了信条。
  罗张维,那个小学校长,也是我现在的主人之一,来找我的事情主人知道,所以并不惩罚我没去等他,他是通人情的,因为他毕竟是人。
  最后一次罗张维来找我,是来送姐姐给我的信,我也得写回信给她,不过是说一些谎话骗她而已。所以我让他中午来拿,他说正好要请我吃饭,这个我要请示主人,所以没立刻答应他。
  等我写完回信,和主人说了后,主人很大方的同意了。当时我们都没想到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或许他并不担心我逃走,因为我的照片还在他手上;而我也没有想过要逃走,不是因为照片,而是因为已经发誓一辈子要做他的母狗了。
  不过那天确实很出人意料,罗张维很快的发现了我的秘密,他关怀的话语令我想起了姐夫,我从小就不受父母喜欢,长这幺大只有姐夫真正的对我好,于是我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然后,在他的安排与努力下,我辍学了,逃离了主人的侮辱。
  辍学我是无所谓的,反正我是资本家的小姐,读书也读不久,至于逃离了主人的侮辱,这本是件很高兴的事情,但是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又有了新的主人,而且还是两个。逃离一个男人的侮辱而落入两个男人的的侮辱,这实在不是什幺高兴的事情。


  至于以后的事情,每天我都光着身子或者被绳子捆着,等着主人来,然后跪在地上,撅着屁股,等着他们把自己的肉棒塞进我的小屄或者屁眼,让他们舒服的射精,最后给他们舔干净,送他们离开,依然孤独的生活。
  我不知道结局是什幺,只知道他们来的越来越少,以前两个经常一起来,现在一周大概只能来两次了。以后呢?或许不来了吧,谁知道呢。


上一撸:洪荒少年猎艳录106章



下一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