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不能看解决方案】手机端浏览器(推荐使用手机自带浏览器或搜狗浏览器,移动网络会有部分拦截)
公告:大白兔备用地址请广大撸友及时更新收藏,爱收藏不迷路,大白兔永久地址(httpS://DBT11.com),地址栏输入备用地址即可访问!!!

我与大蛮牛的性福生活


  我好像好好睡了一觉,睡得很舒服,我好像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很幸福。
  迷迷糊糊,我摸了摸自己的身边,什么都没摸到,我一个激灵,猛然坐了起来。
  窗帘拉着,外面透了一些光亮进来,似乎是到了早上。床单被套被换成了干净的,上面也没任何污渍。以及,屋子里依然只有我一个人。
  牛雄呢?走了?
  我的腰腿都有些酸痛感,口也渴,肚子也饿,实在有些不适。回想起昨天的事,真是像做了一个梦一样。不过我心里暗暗有些后悔,别的都算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又是独身,约个炮很正常,只是最后那次哭诉太不应该,有些话说出去了,只会让双方都尴尬。说到底,只是炮友而已。后来直接睡过去也有失妥当,要是对方怀着坏心思,偷点东西什么的,也不好。
  激情过去后,理智又重新占据了我的大脑。
  我从床上爬起来,脚有些软,我强撑着走出卧室。
  推开门,就闻到一股味道,那个昨天操过我的男人的味道。
  牛雄正坐在沙发上,居然在看书,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
  「你……」我愣了一下。
  「哎?醒了?」牛雄把书放下,走过来把我抱到沙发上,「饿了吧,我下面给你吃。」
  家里另一个人的存在,瞬间驱逐出了我心里淡淡的阴霾,让我很安心。我笑着说:「下面?是你下的面呢,还是你的下面?」「当然是我下的面了。」牛雄抓了我奶子一下,「大清早起来就这么有精神调戏我?」
  「嘻嘻,那就快去吧,我肚子早饿了。」我拍了拍他粗壮的胳膊。
  又说笑了几句,他去煮面,我有些冷,正好牛雄的衬衫昨天被仍在这里,便穿上身。我一米七左右,牛雄差不多得有一米八,他的衬衫我穿着自然是显大,下角能把我屁股挡住。休息了一会,也有了力气,去浴室收拾自己。等我收拾差不多了,屋子里也开始满溢着面的香味。
  牛雄已经煮好了面,一碗小的,那肯定是我的。另一碗使用我家最大号的碗装的,里面漂浮着一层红彤彤的辣油。
  「煮好了,来吃吧。」看见我,牛雄愣了愣,然后拍了拍身边的沙发。
  我笑了笑,在他身边坐下,「这是我的?」我端起碗。
  「嗯。不知道你吃多少,不够锅里还有,没吃饱再去盛就是。」牛雄哧溜哧溜开吃了,热腾腾火辣辣的面条吃得他浑身冒汗,满脸通红。
  我撇嘴道:「为什么我的没辣椒,我也想吃辣的。」牛雄绕绕头,「我不知道你的口味。我这就给你加去。」「不用了。」我制止他,「我吃你的就行。」
  他也不反对,我们俩便一起吃一碗面。牛雄的手艺不错,我这顿早饭吃得格外多,热腾腾的面条吃得我肚子暖暖的,心也暖暖的。
  吃完早饭,牛雄去洗碗,我歇了会没事就也去厨房看他。晨光下,他的身体是那么美,手臂上的肌肉随着他洗碗的动作,微微隆起,又降下。
  我从背后抱住牛雄的腰,蹭了蹭,然后小手便不安分地顺着他腹肌的沟壑向胯下移动。内裤的裤裆里,滚烫的大肉肠在我的手心慢慢变大。
  「昨天没收拾得了你是吧。」
  我没接他话,说:「你下面还挺好吃的。」
  「是下的面,还是下面?」牛雄也笑着说。
  「都好吃。」我转过身,坐在他脚上,面前是他胯下鼓囊囊的一大坨,我迫不及待地扒下内裤,一根肥嘟嘟的大肉肠从内裤里跳出来,半软不硬的,煞是可爱。我一手轻轻抚摸他拳头大小的睾丸,一边把龟头含进嘴里。
  我刚刚用舌头舔了几下,还没尝出味来呢,牛雄忽然腰胯一顶,把我的头顶在橱柜上,撞出咚的一声,鸡巴也被抽了出去。我有些迷糊,揉着头看他,他双手握成拳头,浑身筋肉暴突,牙齿咬得死死的。我被惊呆了,喃喃地说:「怎……怎么了……」
  「辣!好辣!」牛雄双手想伸向胯下,但手上面也不干净,急得跳脚。
  我也反应过来了,我的嘴里还残留了一些面里的辣油,再这么把龟头一裹,肯定全部弄上去了。
  知道牛雄没事,我也忍不住有些好笑,不过让他这么疼着肯定不行,便拉着他的鸡巴,去浴室里洗了洗。
  「好些了吗?」
  「好多了,还有一点点感觉。」牛雄拿起龟头小心翻看了几下,「我的姑奶奶,你可真厉害……早知道不放这么多辣椒了。」「小龟头,没事了啊,听话,不疼。」我也装模作样轻轻拍打着他的龟头。


  牛雄撇着嘴白了我一眼。
  我捏捏他的阴囊,胀鼓鼓的,一点不比昨天小,「哎呀,我好好补偿你还不行?」抓着鸡巴,便往卧室走。
  「碗还没洗完……」重要的把柄被人掌握,牛雄身不由己跟着我。
  「有空再洗吧。」
  卧室里,牛雄这个一身腱子肉的壮汉,有些畏惧地看着我,或者说,我的嘴。
  「有什么嘛,不就是……一点辣椒。」我脸一红,「放心,肯定好好补偿你。」我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冰汽水,然后回卧室里,在牛雄厚实的胸口推了推,牛雄顺势倒在床上。我先灌了几口汽水,漱了漱口,然后又含了一口,伏在牛雄胯下,把他的龟头吃进嘴里。
  「嘶……呼……」
  他抽了一口冷气,身子情不自禁轻轻往上微挺,一只手伸过来够我的胸,我微微侧身,把奶子送过去,一只手从衬衫的领子伸进去,大力揉捏我的奶子。
  「看来昨天真没满足你啊。我简直要怀疑起自己的性能力了。」牛雄一手垫着头,一手揉捏奶子,闭着眼睛,开始享受起来。
  我注意到他腋下很干净,没有腋毛,估计是为了美观去掉了。我要不要也把阴毛去了呢?我的阴毛太茂盛,好像不太招人喜欢。
  牛雄的鸡巴慢慢变硬,龟头在我嘴里起码胀大了一倍,把我的嘴填得满满的,以至于我不得不咽了点汽水下去。男人最敏感的龟头被温润的小嘴包裹着,冰冷的汽水咕嘟咕嘟翻腾着气泡,同时我还用舌头抵着包皮系带往上刮,美得大蛮牛直抽冷气,胸腹一个劲地起伏,手下力气也越来越大,我奶子里的肥油都快被挤爆出来了。
  在我的嘴和牛雄龟头的双重加温下,汽水很快变成了温水,把「龟头泡汽水」吞下去,我的嘴解放了出来,说:「昨天当然满足我了。不过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对不对?」
  牛雄昨天确实把我操够了,性欲确实得到了满足。但几乎都用的一个姿势,更没玩什么花样,都是实打实的「干货」,「粮食」。机会难得,我自然想要吃点「菜」。要说的话,操够了,没玩够,大概是这样一种状态。
  牛雄也乐了,「正好我昨天没过瘾,今天好好收拾收拾你,包你明天下不了床。」他拉着我的腿,轻而易举地就把我的身体转了个方向,肉穴正对着他。淫水早已顺着我的大腿流下。
  明天?今天周日,明天周一,我得上班。要是下不了床的话,我不是就旷工了?这时,两根手指戳进了我淫痒的肉穴里,粗暴地挤开阴道,抠挖嫩肉。我的理智瞬间被摧毁,再也顾不上什么旷工不旷工,一口把面前大鸡吧上的龟头含进嘴里,两手握着鸡巴就冲喉咙里塞。
  牛雄手指完全没入水汪汪的肉穴中,肥嫩的阴肉被粗暴拨弄抠挖,给我带来一波波的快感,但肉穴昨天被大鸡吧狠狠操过,已经不满足于两根手指了,我吐出嘴里的鸡巴,费力地把床头柜的抽屉拉出来,整个放在牛雄的身边。这里面装满了性玩具,各种各样的按摩棒和跳蛋,是我平时用的。
  「这么多?你可真会玩。」他吃惊道。
  「因为我是个淫荡的女人嘛。」我毫不在意地说。「选一个给我用。」牛雄直接就从一堆性玩具里拿出了一根来,我忍不住笑了笑,果然是它。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根按摩棒,最大也最长,就算是跟牛雄的驴货比起来,也小得有限。通体透明,表面没有什么凸起,而是微微有些磨砂,这些磨砂被淫水一泡就看不出来了。用这根按摩棒的时候,我可以通过它看到自己阴道内的嫩肉蠕动的样子。
  按摩棒被塞了进来,我一边舔着鸡巴,一边呻吟着。粗大的棒身撑开肉穴,粗糙的表面摩擦着穴肉。牛雄一下子直接塞到了头,按摩棒一大半进入了我的肉穴,顶端顶到了宫颈。
  「我看到里面的肉了。」
  我转过头去,牛雄探头探脑,聚精会神地看着我被按摩棒撑开的肉穴。我暗暗好笑。
  「别光顾着看,把开关打开,二档就……」
  不等我话说完,牛雄手指直接把开关顶到头,那可是五档!
  剧烈的刺激让我身子一软,趴在了他的大腿上。
  「太……啊……太高了……」按摩棒表面是磨砂的,五档震动起来那是真不得了。我最高就开到过三档,还不能开多久。
  整个肉穴又酸又麻,偏偏肉穴在剧烈地刺激下本能地收紧,紧紧裹住按摩棒,我很快就受不了了,想要拔出来,伸手过去,却被牛雄一把抓住。


  「开低了不带劲。」牛雄干脆把我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就该直接上最高档!」上你个鬼哦!又不是你在用。你知不知道这玩意有多狠?
  「不……行……啊……啊……」我几乎说不出话了,「啊……啊……真的……啊……」
  这蛮牛还嫌不够惨,一只手把我两只手都攥着,一条腿压着我的双腿,把我固定好。另一只手抓着按摩棒就开始抽送。
  「不行!啊……你……混蛋……啊……」按摩棒在我肉穴里咕滋咕滋抽送着,淫水小溪一样流出。整个肉穴的穴肉似乎都在要痉挛了,脑子一半是舒爽的痛苦,一半是酸涩的欢愉,压抑不住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一直升到了高潮。
  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下体甚至连小腹都在抽抽着。
  这个时候,牛雄一点也不让我休息,反而越加来劲,手里动作更快。我一下子崩溃了,「不行了……啊……啊……啊……」一句话都说不完,我又快受不了了,「爸爸爸爸爸爸,啊……啊……爹……求求你了……啊……」我的手脚被他死死压着,动弹不得,忍着下体剧烈的刺激,艰难地哀求着:「求……啊……求你……啊……小骚逼……不……啊……烂了!」又一次剧烈的高潮,我说话的声调都变了,翻着白眼,嘴里无意识地发出古怪地声音。
  我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
  牛雄还没玩够,我发现他好像特别喜欢在别人高潮的时候更剧烈地刺激她。
  他又这么抽插着,直到我第三次高潮才肯把按摩棒拿出来。而我也终于得以解脱,彻底软瘫在床上,口水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身子时不时还抽搐一下。
  牛雄把软成一滩烂泥的我抱起来,分开双腿,硬的半天的大鸡吧插进我抽搐着的肉穴里。我已经连叫唤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这头大蛮牛折腾。总算他还有有点良心,鸡巴插进肉穴里没有动,让我得以喘息。
  趴在他身上,休息了几分钟,我恢复了点力气,「你!气死我了!」我用力掐他胳膊上的肌肉,哪里掐得动,又掐胸口上的,也是如此,便捶打着他的胸口。
  这货居然还笑起来了,说:「气什么气,敢说你刚才不爽?」「爽个……」我连忙把到嘴边的脏话吞下去。刚才那种感觉,仿佛要死掉一般,但要说爽的话,也爽到了极点,只是我绝对不要体验第二次。「你个笨蛋!
  大蛮牛!」
  我这边斥责他,牛雄一边自顾自地用手抛动我的屁股,一下一下开始操起我来了。
  「你……」我这边也说不下去了,「等会……啊……我想尿了……」「想尿尿了?」牛雄停了下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嗯……有点憋不住了。」「那不行,不是说我想怎么操就怎么操么?」牛雄继续把我抛起,又开始操起来。
  「那是……昨天说的。」我感觉我快尿出来了。「不算数了……」「那我今天还说要把你操得下不了床呢。」这蛮牛,不但不停,动作居然还越来越快。
  「诶……啊……停,停!要尿出来了!」我用力捶他,掐他,他都毫无反应,我真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尿床上怎么办,可没床单给你换了!」「这倒是。」牛雄终于停了下来。我连忙说:「先让我去尿个尿,回来再随便让你操好不好,反正在这屋子里,小骚逼又跑不了是不是。」牛雄鸡巴深深插在我的肉穴里,就这么站了起来。
  我有些害怕,连忙问道:「你想干什么?」
  「嘿嘿……当然是带你去尿尿啊。」牛雄也不穿鞋,光着脚踩在地上,一边一下一下操着我,一边往浴室走去,真是一会儿时间也不放过。
  「这样子,我怎么尿。尿你身上?」
  「这样就行了。」浴室里,牛雄依然没有放我下来,而是把我转了个身,这样就是我的背靠着他的胸。双手分开我的双腿,就像是给小孩把尿的样子,只是他的鸡巴深深插在我的肉穴里。
  「这样子……我尿不出来……」我试了试,尿意和浓,但是尿不出来,肉穴里的鸡巴也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我。
  「等会就尿出来了。」牛雄居然开始以这样的姿势操我,我的膀胱涨得难受,肉穴却又爽得不行,这个姿势我也不好使力,往后面伸手过去,摸到的全是大块大块的肉疙瘩,掐都掐不动,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大鸡吧在我肉穴里进进出出,很快就把我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说来也奇怪,刚才让我尿的时候,尿不出来,这会儿操上了,却又想尿了,我放松身体,一缕细细的水柱从尿道里喷射出来,随着我身体的上下起伏而挥洒着,膀胱一阵轻松,整个下体开始舒服起来。


  「看,我说等会就尿出来了吧。」牛雄终于停下了。
  我的脸有些发烫,没有说话,这种事情,我以前可没坐过……肉穴里插着鸡巴,被人抱着撒尿……这大蛮牛肯定在后面看呢。
  尿完尿,牛雄给了擦了擦,然后把我转了回来,面对着他,然后往外面走去。
  两腿夹住牛雄的腰,我尽情享受这大鸡吧的抽送。我的身体随着走路的颠簸上下套弄,这样的频率不是很快,但是每一下都凿得很实,娇嫩的宫颈一下下和龟头亲密接触着。面前是牛雄坚实的胸口,我对他强健的胸肌垂涎已久,伸出舌头舔弄起来。咸咸的,全是汗味。
  舔着舔着,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对,转头看去,发现牛雄没有回卧室,而是来到了厨房。
  「诶?错了错了,卧室在那边呢。」厨房有一般都是窗户,而且也没有窗帘,要是对面有人的话,是可以看到这边的。
  「我知道。我来这里自然是有原因的。」牛雄说:「我碗还没洗完呢。」「你……」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为什么老对这几个碗念念不忘?
  「有女人你不玩,非得洗什么碗。」
  「小心,我放手了哦。」牛雄的手渐渐从我身上松开。
  我两腿连忙夹紧,手也牢牢抱住他的背,他要是放手的话,我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肉穴里,那可受不了。
  「大笨牛。这里有窗户,会被对面看见的。」
  「怕什么,这窗户也不低,对面看过来,就只能看见你的背,别的又看不见。」我回头看了看,确实如牛雄所说,但是我这种样子,一眼就能看出来在干什么——两个不穿衣服的人紧紧贴在一起,还能干什么?
  「那别人也能看出来的。」
  牛雄也不理我,自顾自开始洗碗,居然还吹起了口哨,鸡巴还挺,不断挺腰操弄。
  我发现我拿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牛雄这家伙,兴起了真是想一出是一出,还怎么说都不听。打也不痛,饶也不痒。
  没办法,我只能更加贴紧牛雄壮实的身子,尽量少露点。
  不得不说,这种情况下,我也有着异样的快感,要是对面有人的话,就能看到一个少妇正在一个壮汉身前不断起伏着……毫无疑问,我,正被这个壮汉操着,他的大鸡吧正在我淫荡的肉穴里进出,把不断涌出的骚水操成白沫,而我的嘴里,一定正发出婉转的低吟……每个透过窗户看过来的人,都能轻易推断出这样的结果。
  今天还正好是周末,肯定很多人都在家里休息,有多少人看到我被壮汉的大鸡吧操呢?
  「别人……肯定看到……啊……我在被……啊……你操了。」阴道紧紧裹住大鸡吧,在牛雄洗碗的这么几分钟里,我就到了一次高潮。
  我不由自主地迎合着牛雄的鸡巴,手抽风一样捏住牛雄背上的肉筋,阴肉一拧一拧地咬住肉棒,汹涌的快感淹没了我……
  后来,真正见识到了牛雄性能力的强大,不过我想我也足够地展示了自己的淫荡。我就像树袋熊一样挂在牛雄的身上,他则用鸡巴举着我,带着我到处走,换着花样地操我。一会儿在沙发上,一会儿在茶几上……有时候他把我放在灶台上操,有时候把我赤裸地上半身对着窗户,让我肥硕的奶子在陌生人眼前晃荡……各种各样的按摩棒也挨个被用了一遍,有时候是在阴道里,有时候是在屁眼里……
  因为没有一直抽插,所以他差不多玩上一个小时才会射,然后我们就开始休息,等恢复了体力,就开始下一轮的性爱……
  我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多少次,一开始我还有点印象,后面就完全没有数了。
  到后来,我的肉穴再高潮的时候已经有点微微的酸痛了。可我还是不知足地套弄着牛雄的大鸡吧,并且期待着下一波高潮的来临。
  屋子里到处都能摸到我流出的淫水沾湿的粘滑痕迹,我的意识开始模糊,渐渐升出了一种不真实感,就好像幻梦一般。正面裸露上身被人看到怎么办?没关系。阴道酸痛了,万一受伤了怎么办?没关系。这时,我的脑子里能思考的只有两件事,一个是被操,另一个,就是高潮。
  沾满了淫水,热气腾腾的鸡巴塞进嘴里,操弄了几下开始射精,大股大股滚烫的精液灌满了我的嘴。我大口大口往肚子里咽,还是有一些从我合不拢的嘴角流了出去,我也没管。
  牛雄射完,松开了手,我也软绵绵地瘫在床上。我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不过要是牛雄还想操我,我也不会阻止他,我还可以继续被操。


  牛雄砰地一下倒在我身边,喘息着说:「你可真经得住操。」他大手一揽,把我拥进怀里。
  我把嘴角的精液在他胸口蹭干净,虚弱地说:「你要是还想操……我还行……」
  「嘿嘿……不操了,操够了,今天真是操够了。」我舔着他胸口上的精液,「昨天……没好好伺候你……今天……是不是让你……玩爽了?」
  「我兴起了就有点管不住自己……刚刚过分了点。」「没事……我愿意的。」我闭着眼睛,把脸贴着牛雄胸口。「你只管玩就是。」「还玩?我可舍不得,下不去手了。」
  「怕什么……反正都是别人家的老婆……」
  说着说着,我的声音渐小,牛雄说的话也越见遥远,我的意识渐渐模糊,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周围很暗,有光亮从屋外射进来,我的身上盖着被子,房门没关,外面传来一阵炒菜的香味。我应该是被这香味弄醒的,因为我肚子已经很饿了。
  套上一件T 恤,走到厨房里,不出意外,果然是牛雄。我的身子没什么力气,软软靠在墙边,说:「没想到你还会做饭。真是个居家小媳妇。」「快了,马上就好了。」牛雄回头看了看我,「我正准备做好了再去叫你呢,结果你自己醒了。肚子饿了?」
  「那可不,干了一天的体力活。」
  「你直说干了一天不就行了?」
  我笑骂道:「流氓。」
  说话间,一锅菜炒好了,牛雄熟练地装盘,一手端起来。
  「我去盛饭。」我刚准备往那边走,牛雄忽然走到我身边,手伸到我的胯下,把我举了起来,我吓了一跳,连忙抓紧他的胳膊,稳住身体,说:「哎?你干嘛啊。」
  「路都走不稳了,还盛饭,全弄洒了,我还吃什么,想饿死我啊。」他一把把我扔到沙发上,「乖乖坐着。」
  牛雄这么说了,我也不忤逆他,等着他把饭菜端上来。一个小炒牛肉,一盆炖鸡,居然还有外面卖的烤鸭。
  「你还出去了一趟?」他不累吗?要我我可不愿意,小穴里现在还有些隐隐作痛。
  「嗯,去外面买了点菜,用了下钥匙,看你睡的香,就没叫醒你。」牛雄一手抓起一只鸭腿就开始啃,一边把另一个鸭腿放进我碗里,这好像是一整只,分量很足。
  「你……忙了一天,累不累啊。」鸭腿挺沉的,我用筷子夹不住,干脆也用手抓着吃了。
  「忙?」牛雄愣了愣,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轻轻白了他一眼,这会儿我已经不好意思直接说什么「干」啊「操」啊一类的话了,人类可以一年四季发情,但不会一天到晚发情,更何况我刚刚才被喂得饱饱的。
  「累的话……还好吧,习惯了。再说平常在健身馆也不轻松。」「习惯了?」我奇怪问道,「你经常这么……玩女人?」「都是你情我愿的,你可不要把我拉出来批斗一番。」他连忙辩解。
  「谁要批斗你了。」我撇撇嘴,「这么说你确实经常这么干咯?」「睡女人倒是挺多的……像今天这样就没几次了。」「哦……」我犹豫了下,还是问道:「那些女人不被你撑大了?他们老公还不得知道?」
  「都没老公。」
  「怎么可能,天下哪那么多没老公的女人给你……睡。」「离异的,要不就是些楼凤什么的,反正她们怎么说,我就怎么信。」牛雄笑笑:「总不能睡个女人还先查个户口本。」
  这倒也是。我点点头,又问道:「那些十多二十岁的小姑娘总没有离婚了的吧。」
  「我一般不碰这种小姑娘来着。」
  「可是你昨天还说,说什么遇见几个小姑娘……日……日不进去。」牛雄想了想,才说:「哦,那个啊,我朋友带来的,就是出来玩,找鸡巴挨操的,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
  我明锐地从牛雄话里听出了一些东西,问他:「怎么听你说的,好像你还跟你朋友玩过群P ?」
  牛雄干咳了几声,有些尴尬地看了我一眼,说:「有过几次……偶尔尝尝鲜嘛。」
  没想到牛雄看上去挺老实,私生活还挺乱的。不过他也没结婚,大家也是你情我愿,好像也没什么,怪不得他不找老婆。
  我有些想听他群P 的事,但我不太好意思继续问,他好像也不太愿意说,聊了点别的,饭便吃完了。
  吃完饭,洗碗擦桌,然后是洗漱什么的,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我们俩终于躺回了床上。我到现在还没怎么缓过劲来,牛雄估计也累得够呛。


  趴在牛雄胸口,我抬头盯着他看,他也低头看着我,气氛有些微妙。一只大手轻轻覆上我的大腿。
  我把腿并住,夹紧那只手,说:「别,还没弄够啊。」「吓死你了。」牛雄笑道:「知道你受不了了。我是想给你按摩按摩。」「哦……」我微微分开腿,他的手轻轻按揉着我的阴唇。被日弄了大半天,我的阴唇有些水肿,但是牛雄的手劲很小,按得我很舒服。我也没闲着,伸进他的内裤裤裆里,玩弄着他的鸡巴。手里的鸡巴半软不硬,像一根肥嘟嘟的大肉肠,我特别喜欢。
  「你明天早上走?」我明知故问。
  「嗯,已经打扰够久了。」
  「嗯……你……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啊。」
  「女人的话……像你这样的就挺好,我就挺喜欢你的。」「啊?」没想到牛雄这么直白,他的话让我一阵羞赧,「我这样的?」「长的又漂亮,身材又好,谁不喜欢。」他按压我的背,让我的奶子在他身上揉碾,「特别是你的奶子,那真是……没得说!」「是吗?」我心里暗暗窃喜,牛雄又说:「而且水也多,又耐操,日起来那叫一个爽!」
  我刚刚没美上几秒,他居然就开始说起了煞风景的话,弄得我哭笑不得。只得在他身上不疼不痒地掐了掐。
  沉默了一会儿,我又问道:「你也是一个人住?」「嗯,在外面租的房子。我家是外地的。」
  「一个人住,还习惯吗。」
  「没什么习不习惯的,好几年都这么过来了。」「是啊,习不习惯,日子都得过……」有一句话憋在我的胸口,随着奶子在牛雄厚实的胸肌上滚动,我终于忍不住我说了出来:「要不,你就住我这吧。」牛雄动作僵硬了。我心里有些慌,连忙解释:「你看,我也是一个人住,你也是一个人住,住一起正好有个照应,平时吃饭什么的也方便……」我的心咚咚跳着,有些语无伦次,「而且我这房子也不小,平时住着也挺空旷的,你也正好省点房租。」
  一阵尴尬的沉默,良久,牛雄苦笑道:「算了吧,不太好。要是传了出去……」
  「那好吧……」我也苦笑道:「既然你有顾虑……」我心里有些遗憾,也有一丝轻松,这样,我的生活将不会受到什么波折,平淡,也平安地继续下去。就像他说的,不管习不习惯,这几年也还是一个人过来了。其实现在也不错,平常该怎样就怎样,寂寞了就叫牛雄过来解解馋,也没什么不好。
  说起来,他的身份,家世,工作什么的,我一概不知道,若只是凭这一两天夫妻,就想在一起生活,说不定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我继续安慰着自己。
  我忽然察觉到有些眼泪流了出来,连忙用舌头舔掉,说:「刚才盯着你的胸肌看,不小心把口水流出来了。」
  「这样啊……」牛雄沉吟了一会儿,说:「你要这么喜欢我的肌肉的话,我就陪你住几天好了。」
  「真的?」我猛然把头抬起,意识到自己太高兴了,我连忙把头又低下来,「我明天帮你准备些日用平。」
  我为什么这么高兴呢?我对他到底是什么感情?要说爱的话,也许还不至于。
  但是要说喜欢,那肯定是有的,他的脾气性格,样貌身材,乃至是那根粗壮的大鸡吧,都很讨人喜欢,至少我并没有讨厌他的理由。
  也许说到底,只是我一个人无依无靠久了,想找个温暖的怀抱而已,而他,正好是那个合适的选择。
  跟他一起生活,以后会如何呢?总不会比现在查差了吧。是就这么同居呢,还是尝试下发展感情?一时间,我被自己纷杂的思绪缠绕着。
  「对了,我真名不叫牛雄。」牛雄忽然说。
  我一惊,说:「你用的假名?」
  他歉意地笑笑,说:「不是有意要骗你的,实在是有些特别的原因。」我心里有一些不舒服,没想到到头来,连名字都是假的。有些生气的说:
  「一个名字而已,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难道你是通缉犯?」「别生气别生气。」他连忙给我按摩顺气,「你听了我的名字就知道为什么了。」
  「哦?」我有些好奇了,难道他的名字比牛雄更难听?
  「我原名叫……古岳山。」
  古岳山?我皱眉道:「怎么了?很好听啊,没想到你这个粗人名字还挺文雅的。」
  「那就是了。」古岳山好像在细细观察我的反应,「名字雅了点,不像是个练健身的糙汉子,那天你跟我聊天,问起我的名字,我没好意思说,就随便现编了个。」


  他这样一解释,我也差不多能理解了,「那你怎么现在又给我说了?」「以后不是得一起过几天吗,时间长了我怕露陷,干脆自己坦白得了。」他有些尴尬地笑笑,「再说,那个瞎想的名字也稍微难听了点……」我被他逗乐了,咯咯咯地笑。他的话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笑的地方,但我就是能笑出来,在他身边我好像非常轻松,终究我还是很喜欢他的。
  我换了个姿势,斜靠在他身上,一只脚搭在他腿上,一只手抱着他,像是侧挂在他身上。
  「我要睡觉了,明天还得上班呢。」我忽然想起工作的事,问道:「对了,你明天上班吗。」
  「当然要上,睡吧,我明天起来了叫你。」
  「嗯。」我犹豫了,今天这么累,我怕明天早上起晚,想了想还是没加闹钟,真睡过了就干脆请个假算了。便靠着古岳山睡了。他的一个胳膊从我的脖子下伸过来,给我充当枕头,我把脸埋在他的腋下,他的腋窝没有腋毛,只有光洁的皮肤和结实的肉筋,所以没有任何异味。
  直到现在,我的心里还有这强烈的不真实感。就算是脸颊紧紧挨着古岳山的身体,就算是身体感受着另一个人的温暖,我也还是不太能肯定。
  一个人生活了两年,忽然之间,我的身边就多出了一个人?而这个人还操了我一天,并且还将继续跟我过上好一段时间。就好像你一直每个月拿五千的工资,忽然有一天,没有任何征兆,你的老板给你说,你的工资翻倍了,以后每个月一万,这种感觉,就像是幻梦一般让人不敢相信。
  「牛……岳山?」
  「嗯。在呢。怎么了?」
  「没事……」


上一撸:交换伴侣,竟变成三奸一



下一撸: